云南科普网  > 2016年第4期 > 正文

加大对粮食主产区的利益补偿力度

“在中央一系列强农惠农富农政策的推动下,我国粮食生产实现‘十二连丰’。但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粮食生产流通情况看,确保农民持续增收和国家粮食安全还面临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。”

“三农”问题一直是全国政协委员、安徽农业大学副校长夏涛关注的重点领域,他在北京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,自己今年的提案是建议加大对粮食主产区的利益补偿力度,解决目前存在的种粮比较效益较低、粮食主产区财政困难、粮食基础设施薄弱等问题。

夏涛指出,虽然国家近年来不断提高粮食最低收购价,稳定了种粮农户的收益预期,稳定了粮食种植面积,有效保障了农民种粮收益。但粮食价格增幅明显放缓,已逼近“天花板”。而粮食生产成本持续上涨,特别是人工成本和土地成本涨幅较大,粮食“地板”越来越高,种粮比较效益仍然较低。

“中央财政对产粮大县的财政奖励覆盖面较小,无法对所有主产区进行转移支付,且奖励数额较低,无法弥补粮食主产区发展农业而丧失二三产业发展的机会成本。”夏涛指出,粮食主产区大力发展农业,不仅地方财政收入减少,还要配套农业发展资金。“由于商品粮含有主产区政府的补贴,当粮食调往经济发达的主销区时,这部分补贴也随之调入经济发达的主销区,形成‘穷省’补贴‘富省’的不合理现象。”

为此,夏涛建议,中央和主销区共同对主产区进行利益补偿。“中央是当前粮食产销格局的制度设计者,是公共利益的代表者,也是公共产品最有效的供给者,应该在利益补偿机制的构建中发挥主导作用。”同时,夏涛认为,主销区粮食无法自给,必须从主产区调入粮食才能满足需求,是当前国家粮食政策最直接的受益者,因此,粮食主销区也应对主产区进行利益补偿,“中央和主销区可以按照一定的比例共同对粮食主产区进行利益补偿,补偿金额根据粮食调出量核定,多调多得,少调少得。”

在补贴标准上,夏涛建议,要与物价水平、农资价格、粮食生产人工成本及其他农产品价格的上升保持同步性增长,及时调整和加大农机补贴的种类与数量,改变目前普惠制的粮食直补方式。实行“产补”挂钩模式,由单纯根据种粮面积补贴,变为依照种粮面积和向国家出售商品粮数量补贴方式,使粮食补贴向种粮大户倾斜,逐步增加粮食主产区粮食风险基金规模和产粮大县奖励资金规模。

(来源:中国农业信息网http://www.agri.cn 2016-3-21)


(栏目责编 白莉)